失望锤子手机的罗永浩为什么越来越没有逼格了

2018-04-14 14:43栏目:科技前沿

  正常厂商发布手机的节奏是一年至少一款旗舰机,但从2015年底的Smartisan T2 到现在,锤子科技已经有2年多没有发布旗舰手机了。

  天生骄傲的锤子,曾经扬言只做中高端手机的罗永浩,这两年却频频发布低端手机和相关周边。

  一个残忍且可怕的事实是,高端手机的核心零配件一直被几个巨头牢牢掌握在手里。

  而其他厂商能做的,只是把这些配件组合起来,发挥出最大效能,再搞点锦上添花的操作,比如采用点新材料,换换背壳材质和颜色。

  这件事远没想象得那么容易。零配件采购这一关,很多手机厂商就已经被拒之门外。

  比如与高通交恶的魅族用不了高通的高端骁龙芯片,一直用低端的联发科芯片。因为这,魅族一直被用户嫌弃。

  比如三星一直来只把最好的AMOLED屏幕留给自家旗舰,卖给其他手机厂商金立、oppo、华为的都是次等货。三星自家旗舰S8、Note 8 用的是2K的屏,卖给金立的M7,华为的Mate 10 Pro 的是1080P的屏,就这样的屏,还得抢破头。

  华为给出的方案是,与莱卡合作的双摄像头。从2016年的华为P9开始,华为跟莱卡在手机拍照方面合作,并在手机圈里率先启用双摄像头。虽然摄像头传感器仍然是来自索尼,但莱卡提供了拍照的技术优化以及品牌光环。

  有了莱卡和双摄的加持,华为顺利实现了品牌溢价,P9 Plus 卖出了4000+的价格,国产厂商当时只此一家。

  小米给的方案是,大胆尝试全面屏。 2016年,在MIX这款机型上,小米尝试了全面屏和陶瓷材质。虽然全面屏的应用是2013年由夏普首创,但是小米成功将其改良并发扬光大。全面屏设计将小米旗舰手机的价位从2000元档,提升了最高4000元档,成功实现了升级。

  同样受困的魅族2017年拿出的旗舰是Pro7 系列,主打的是双屏手机概念,这个概念虽然新奇,但对用户来说十分鸡肋,最大的用处是可以用后置摄像头自拍。开售之后不久,Pro 7 就开始降价,最终销量扑街。

  金立的旗舰M2017,为了配合高端定位,用上了豪华腕表的设计和头层小牛皮,还有专门的安全芯片,但是一款售价为6999的手机,处理器却是高通上一代的中端芯片653。用户不太愿意为此买单,销量也十分惨淡。

  在前两款手机Smartisan T1、T2上,罗永浩将重心放在了手机的工业设计上。Smartisan T1不负众望,拿到了IF设计的金奖,这个奖项分量很重,安卓手机里只此一家,可以媲美苹果。T2 在延续T1的设计的同时,采用了全金属无断点边框,这个设计对工艺的难度要求极高,在所有手机厂商当中也是第一家。

  这种在工业设计上追求第一的志向确实骄傲和有逼格,但同时,工业设计上的偏执也造成生产制造的难度大大增加。

  尤其对于一个初创的手机厂商,在工厂生产管理方面还欠缺经验,这导致了锤子手机两次难产。T1手机在发布会召开之后3个月才开始发货,已经严重错过了最佳销售期。T2手机继续难产,这直接导致原本的硬件配置到了发售时已经落后于主流。

  两款手机的失败给了罗永浩一个教训:工业设计固然重要,但手机本质上是一个科技产品,无论设计上如何优美,科技上的优势总是能碾压一切。

  如果一部手机,拍照不够清晰,运行不够流畅,玩游戏比别人慢一步,设计再漂亮,消费者也不愿意买单。

  第三款旗舰锤子M1系列,可以说罗永浩吸取到教训了,发售上也没有延迟,硬件配置上,锤子也没落伍,破天荒地争取到了高通的顶级芯片骁龙821。在工艺上,锤子还率先尝试了不锈钢的边框和皮质的后壳。

  但这次罗永浩的妥协似乎又一些过头,这款手机的做工又出了问题:按键松动、皮质后壳掉皮,被大家广为诟病。

  不过,没发不意味着罗永浩不想发,罗永浩想做旗舰,但是做出的产品一直与真正的旗舰有差距,只能胎死腹中。

  尽管罗永浩曾多次 Diss 过魅族手机设计平庸,但魅族的黄章可能是手机圈里和罗永浩最像的CEO。他们都认为自己与死去的乔布斯心有灵犀,也都不屑于做低端手机。

  从创业开始,魅族坚持只做旗舰,几乎是一年只发一款旗舰机的节奏,从2009年的M8一直到2014年的MX4 pro,坚持了6年,这种坚持,比锤子手机还要骄傲。

  但这种做法最终却没能坚持下去,从2014年开始,魅族开始发布低端手机魅蓝系列。

  因为手机行业已经换了天,从跑马圈地的时代进入了存量博弈的时代,魅蓝过去的做法已经玩不转了。

  跑马圈地时代,智能手机没有全面普及,厂商四处出击占据领地,魅族只想追求中高端用户还站住脚跟,市场份额还能持续增长。到了存量博弈时代,市场已经瓜分完毕,大家人手一台手机,开始考虑消费升级——换高端手机,所有大厂商也都在中高端发力。因为这,忽视高端市场的小米在2015年就被狠狠教育了一把。

  魅族和锤子,两家小手机厂商原先唯一的中高端赛道不但被占领,还被其他大厂商吊打。无奈之下,也就只能换个赛道活下去,在性价比手机上乏力,在配件上赚点钱。

  T1、T2、M系列三代失败的中高端手机已经把锤子带向了深渊,锤子数次传出破产倒闭的消息。

  2016年锤子手机最困难的时候,罗永浩个人欠款接近1亿,罗永浩也被迫“卖身”到直播、知识付费平台做栏目赚钱。

  2017年锤子科技只能转换跑道,靠一款千元机坚果Pro复活,这款手机6个月内销量破百万,是锤子有史以来的最好成绩。

  作为一个工匠、乔布斯的传承人,罗永浩和魅族的黄章一样都不屑于做低端手机,逼格十足。

  在一次对媒体的采访中,罗永浩讲了一个故事,有一天他周末到公司上班,发现一些男员工在加班,而员工家属们都在一旁空着的工位上,有的带孩子,有的织毛衣。想到锤子科技的薪资待遇在业内算不上顶尖,但这群员工愿意跟着他一起努力。他强烈地意识到了自己身上的责任。他得先让企业活下去。

  这次发布会上,罗永浩也给所有人留下了一个大大的悬念,就是5月15日的新旗舰。

  标签:罗永浩 锤子科技 手机厂商 魅族 smartisan 旗舰手机 amoled 锤子手机 高端手机 逼格 硬件配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