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可梦GO》是“过气游戏”?台湾的阿伯阿嬷都玩

2018-05-20 06:24栏目:游戏频道

  头发花白,皮鞋漆黑,踩着猩红的脚踏车,车头绑6台手机,每一台都用软管支架架住,连上数据线,屏幕上全部是《宝可梦GO》。

  高龄硬核训练师们正穿梭在台湾的大街小巷,一个身影就让美国网友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  两天前,他是这座城市中无数高龄宝可梦玩家中的一个。他的一身装备被发到了美国最大的社交网络之一Reddit论坛。

  两天后,Reddit上的美国人点出了7.4万赞。他们不敢不表示敬重,非要叫他“铁血宝可梦猎人阿公”。台湾的年轻网友则尊称他为“台湾之光”“真正的大师”。

  《宝可梦GO》,一个我们根本玩不到的游戏,对大陆玩家来说就是凉了,后续更新再怎么出凤凰、出洛奇亚,跟大家全无关系。

  游戏上线也快两年,世界其他地方能玩到《宝可梦GO》的年轻人,现在很多也觉得没意思了,核心玩法深度太浅,纷纷退游。

  他们连同其他坚守下来的玩家,把游戏照样氪上全球手游收入排行榜。《宝可梦GO》让许多高龄玩家的晚年不再无聊。他们的笑脸闪闪发光。

  据日本VALUES公司的市场分析报告,《宝可梦GO》的头一年,日本全国10-19岁玩家的流失率高达80%,而50-59岁、60-69岁的玩家留存率都过半。

  无论年轻时有没有接触过宝可梦游戏与动画,这些留存下来的中老年玩家呼朋引伴,穿街走巷,就像那句经典口号所说,誓要把宝可梦全抓住(Gotta Catch Em All)。

  他们打的、骑车、坐巴士,甚至坐飞机,到香港去,抓亚洲限定版大葱鸭,到澳大利亚去,抓袋龙,到捷克的卡罗维发利去,躺在温泉中划动手指,捕捉吸盘魔偶。

  或者仅仅是在台湾的街头,心无旁骛,不理会年轻人在意的目光,把手臂挥舞得突破天际。

  总比赖在家里好。老一辈人对“宅”并没有那么大的认同感。但如果可口可乐是肥宅快乐水,《宝可梦GO》就是中老年快乐游。

  上世纪最野的“宝可梦狂热”(Pokemania)现象发生在日本,主体是日本小孩。本世纪最狂热、最沉迷、也最快乐的玩家则莫过于台湾的大爷大妈。

  在台湾新竹一代,人称“超狂宝迷机车一哥”的老大爷,经常带着自制的抓宝神器,多机同抓。

  大爷在车头装上木板,把手机、平板一字排开,充电宝,至少两块,大平板,也有那么三块。

  无论白天黑夜,他都像电影里的都市骑士,戴着头盔,开机车追逐着偶尔现身的迷唇姐。每当宝可梦现身,五块屏幕就是大爷的战场,唰唰唰手指滑动都是夜色中猎人的枪响。

  新竹的“超狂宝迷机车一哥”,抓宝可梦就把机车停下来。交警过来问,就自信地说自己没有违规。确实没有,一个老练的猎人就该避开所有危险,那才叫专业。

  当初《宝可梦GO》刚进台湾,年轻人一窝蜂,扎堆玩,如今跟完风就放弃了,很不专业。

  只有老一辈坚持早起。柴米油盐,不如带上一辈子的亲兄弟,骑车去郊外,忘记早饭,忘记生活的烦恼,去自由地追逐。

  以前中老年人三句话不离儿孙,现在一张口全是CP(Combat Power,综合战斗力)与IV(Individual Value,个体值,类似天赋)。

  “早上遇到一个阿伯27等;快龙、乘龙、卡比、暴鲤龙,每只都是2000以上(最高的快龙2770)……重点是他每只的糖果都还剩100颗以上,他还很可爱地说,帮我打道馆,让我赚10元!”

  《宝可梦GO》让中老年人变得可爱,他们忧郁的状况得到缓解,相互之间的情谊愈发深厚。

  宝可梦现在吊打麻将、与牌九,成为中老年之友。五六十岁的玩家现在也对宝可梦如数家珍,很多原本只有年轻人熟悉的ACG形象再也难不倒他们。

  而许多年轻人“要把宝可梦全都抓住”的梦想早已慢慢消逝,宝可梦狂热不再是他们的潮流,大家只配在台湾PTT论坛吐槽,充满了对新事物的迷惑与不解——

  是的,那些一辈子没有看过一分钟宝可梦动画的老一辈,73岁的妹妹,和她76岁的姐姐,反而正在比赛抓宝可梦谁抓得多。

  对新事物的恐惧让年轻人禁不住慌乱。每天早上都让老伴骑车带着找补给站和樱花树(游戏中吸引宝可梦前来的道具),73岁这样会不会很夸张?

  在花莲,为了追一只IV值100%的稀有宝可梦,一群群头发花白的机车猎人出动,能抓到宝的一定是准备最多的那位。

  在芦洲,公园里随便坐着的一伙中老年人,他们刚刚打完道馆坐下休息,CP值2500以上的乘龙、卡比兽、快龙就是他们的共同语言。

  病逝前,老萧的癌症旧病复发,全身麻木不能动,手机也拿不了。但他想把账号委托给一起抓宝可梦的群友,拜托他们为自己捉一只神兽炎帝。

  所以老萧的朋友们第二天就赶去他家中,联络老萧的儿子取得手机与账号,努力达成他生前最后的愿望。

  不仅如此,老萧的朋友们还希望他在天国也能有宝可梦陪伴,红色暴鲤龙、急冻鸟、闪电鸟、水君、雷公……再珍贵的神兽也要帮老萧抓到。

  这就是宝可梦玩家的悼念方式,不是烧纸钱,不是送花圈,而是将自己抓的宠物冠名到逝者名下,或者为之点亮一个街区的黄塔。

  他也是一位宝可梦玩家,有两个账号,都到了39级,还属于游戏内三支队伍中人数最少的黄队。

  他的黄队队友们打算在5月16日发丧那天,把庙公住处周围的道馆全都打下来,形成5幢黄塔。

  “在没有宝可梦之前,我们只是每日在附近擦肩而过的陌生人,虽然常常走在同样的街道、吃着同样的餐厅小吃,却从来不曾面对面互动,而今这个游戏不仅让我们走出家门增添乐趣,也在互助合作之中建立了特殊的友谊。”

  恰恰是这群玩得最野的台湾阿伯阿嬷,从《宝可梦GO》中收获了温暖和人情味。

  他们中有的是受了游戏刚出时孩子们的影响,想跟家里的年轻一代拉近距离,寻找一些能聊得上得共同话题;

  也有的是年轻时就了解、喜欢过宝可梦系列的游戏、动画,上线初就是第一世代宝可梦的《宝可梦GO》成了他们情怀的延续;

  更多也许只是想多出去走走,健健身,多认识一些朋友,多看看前半生没有接触过的世界。

  毕竟,颐养天年是一种生活,趁身体健朗,出门玩玩游戏也是。让年轻人们服气去吧(当然我们也得说一声注意安全、量力而行),本世纪的宝可梦狂热是属于中老年人的。